服务热线:13385200358(彭)

《梦想之歌》——上集(六)
2017-03-23 14:47:31???来源:???评论:0 点击:

  总场供销社。日 外。  早晨林晓阳接下到总场供销社托砖坯的任务,带着十几个小伙子向黄河对岸总场走去。  画面展开中(画外音):黄河从西向东将总场和一分场拦腰分开,然后急拐湾向东北流入渤海
   32
  总场供销社。日/外。
  早晨林晓阳接下到总场供销社托砖坯的任务,带着十几个小伙子向黄河对岸总场走去。
  画面展开中(画外音):黄河从西向东将总场和一分场拦腰分开,然后急拐湾向东北流入渤海。拐湾处的河道突然变窄,最窄处只有百来米,一道矮堤将两岸相连,矮堤中间有十几米宽的木结构小水闸,小水闸顶层一排横木铺上草垫和厚土,车马可以通行。过了小水闸几百公尺就是总场场部了。总场往东五公里是二分场,二分场再往东几公里就是渤海了。二分场往南五六公里是三分场,三分场往东几公里是四分场,四分场往南是五分场 。各分场之间相距五至七公里左右。(画外音停)
  到了供销社,供销社主任已经等在那儿了,说了句:“跟我走吧。”一直把他们带到供销社西面一片空地上。让他们两人一对分成几个小组在空地上托大砖坯。
  林晓阳两手握着铁锨在泥堆里翻腾鼓捣,一锨泥巴鼓捣均匀了又铲起,两手端着吃力地向杨春武跟前奔跑。
  中午,大家又累又渴。白大贵远远地问林晓阳:喂!多少块了?
  林晓阳:一百多块了。
  林晓阳一阵阵虚汗从头上冒出来。
  孙玉萍和一个矮个姑娘用扁担抬了一铁桶温开水走过来,手里拿着两只旧瓷缸:小伙子们都停下手中的活过来喝口水。看到鲜花般的孙玉萍,林晓阳露出心仪的眼神。
  孙玉萍看见林晓阳和杨春武,放下茶桶笑着和他俩打招呼:没想到是你们俩,林晓阳什么时候来的?
  林晓阳:来了几个月了。
  一桶水很快被喝光了。
  白大贵问:你们还送不送水啊?
  孙玉萍一笑:这要看我们主任怎样安排呀。我们是站柜台的,哪有这权力呀!
  林晓阳对孙玉萍说:店里进牙膏时,记得给我留两支呀。
  杨春武也说:给我也留一支,不要偏心眼,可别记住了林晓阳而忘了我哟!
  孙玉萍含笑睨斜了杨春武一眼:“就你会说话。”然后和矮个子姑娘抬着空水桶回供销社去了。
  33
  禾场上。夜。外。
  军马场禾场上,拥挤着附近公社、林站、农场来看电影的上千名男女老少。几十名军马场战士坐在场子中央,前面地上坐着百余名小孩。
  电灯熄灭,全场一片漆黑,银幕上出现《我们村里的年轻人》几个大字。
  林晓阳发现杨春武不见了,问刘厚友:杨春武呢?
  刘厚友前后左右看了一下说:刚才还站在后面,转眼就不见了。
  白大贵说:兰慧玲也不见了,两个人是不是谈恋爱去了?
  电影散场了,人们往回走,杨春武忽然在人群中出现了,林晓阳问:你干什么去了?
  杨春武装模作样地回答:我在看电影啊。
  刘厚友不客气地挖苦他:看什么电影,你和兰慧玲跑出去干什么去了?
  杨春武只好承认:我把她叫到场子外面说话去了。想和她建立恋爱关系,她说现在不想谈恋爱,以后再说。
  刘厚友小声说:杨春武在学校就追求兰慧玲,追得好辛苦呀!
  林晓阳:杨春武很好啊,兰慧玲怎么就不动心呢?
  兰慧玲和几个女孩子在人群中边唱边走过去。
  樱桃好吃树难栽
  不下苦功花不开
  只有汗水勤灌溉
  夜明宝珠……
  白大贵大咧咧地走近她们:兰慧玲,你唱得真好听,好像歌唱家呀!
  一个女孩碰了一下兰慧玲说:说你是歌唱家呢。
  兰慧玲把女孩的手一打:不要理会他。
  34
  林无为家。夜,外/内。
  林晓阳走到家门口,林晓月已经站在门外,没进屋。
  林晓阳问:怎么不进去?
  爸爸说妈妈快生孩子了,叫我在外面等会儿。
  林晓阳听了一愣,赶快去拍草帘子门,大声说:爸爸,怎么不去叫医生?
  张淑贤从屋里传出话:不用,再等一会就好了。
  “简直,简直--”林晓阳转身对林晓月说:“站这儿干什么?到草垛上坐着去。”
  兄妹俩爬到屋对面茅草垛上,仰脸躺在那儿,默默地望着天上的月亮。
  夜深了,月亮在天空向西移了一大截,屋里传出婴儿的啼哭,又过了一会,林无为走出来:进屋吧,妈妈给你俩添了个小弟弟。
  张淑贤头上缠着白毛巾躺在树棍绑扎的茅草床上,身旁用破旧的小褥子包着个小娃娃。
  林晓阳担心:妈妈,怎么不找个接生员,多危险!
  没事,又不是头胎。
  林无为愁肠百结:唉!这种年月添人口,日子不好过啊。
  35
  林无为家。日/内
  林晓阳收工回来,张淑贤头上缠着白毛巾,坐在板凳上用胶布粘贴一个打破的瓦罐,床上的小男孩睡着了。
  爸爸上班去了?
  这种事领导只批半天假,不上班哪行啊!
  生下弟弟才一天就下床做饭,以后得了病怎么办呀?
  生晓月时,你爸爸坐牢去了,我当天就下床了,到现在还不是好好的吗?
  林晓月放学回来了。
  张淑贤:晓阳,你小弟弟还没取名字,你读的书多,看给他取个什么名字好?
  林晓阳提起这个弟弟就心里烦,冲口而出:就叫“烦烦”。
  “凡凡”是什么意思?
  林晓阳气冲冲地:没什么意思,平凡、普通的意思。
  普通是普通,就是不大好听呀!
  林无为端着饭菜进屋,插嘴说:我看就叫“希望”吧。孩子长大了就有希望了。
  张淑贤:我看,就叫旺旺,他这一来,就证明我们家人丁兴旺,儿多无田不为穷,田多无儿一场空。
  林晓阳气嘟嘟地踢倒腿边的小凳子,出去了。
  张淑贤说:家里多了口人,我又不能出工,这日子越来越难过了,晓阳肯定为这生气了。晓月,你不要上学了,回来出工挣钱吧。
  林晓月噘着小嘴巴:我才上小学二年级,连半劳力都不够,怎么能出工干活呀!
  憔悴的张淑贤怀抱着孩子坐在小板凳上,从碗里舀起一小勺小米汤用嘴吹了吹,往啼哭的小男婴嘴里慢慢地灌,小男婴止住哭咂巴着嘴喝完一勺,接着哭。
  张淑贤边喂边说:乖乖,你不该这时候来到世上,要吃没吃的,要喝没喝的,妈又没有奶喂你,商店买不着牛奶,两斤小米还是你爸爸找队长批的条子,唉!
  36
  一分场。一九六二年夏。日/外
  (画外音):章素美来到了一分场。她父亲是富农分子,犯了攻击大跃进的反革命罪,被判三年徒刑。这年夏天出狱后被安排到一分场就业,头上仍然戴着“富农分子”和“反革命分子”两顶帽子。章素美毕业后找不着工作,只好跟着她妈妈来到农场。(画外音停)
  章素美去找队长要求出工。张春栽见她皮肤白白的,长得也丰满,不怀好意地盯了她几眼,色迷迷地笑着说:
  行啊!城里来的高中生,听领导的话,好好表现,会有前途的。到兰慧玲女长年工班干活去吧。
  兰慧玲见了章素美,十分高兴,开口问她:你和周抗战的关系如何了?
  章素美不高兴地回答:别提那个没良心的啦!
  林晓阳脸上长出许多豆豆,王殿奎见了面就取笑他:小林,已经是大男子汉了。你有文化,又长得帅,怎么不去追供销社的美女小孙呀!
  林晓阳心动了,晚上写了一封长信,附上了一首长诗,倾诉了爱慕和思念。又在信的末尾加上“吻你”。他买了一个牛皮纸信封,庄重地写上“亲爱的萍亲启”几个字。他找到杨春武,要他去喊兰慧玲来为他送信。
  兰慧玲在河堤下见到林晓阳“扑哧”一笑。
  林晓阳疑惑地望着她。
  杨春武说:咱们都是老同学,你别光笑。晓阳今天要你来,是叫你帮他完成一件光荣、伟大的任务。
  兰慧玲:要我当红娘,必须请客买糖吃,不然,我不去!
  林晓阳一本正经地:这事儿八字还不见一撇,不要这么张扬,省得闹出笑话来。
  兰慧玲郑重其事地:孙玉萍早就跟我说农场里只有两个人长得俊。一个是总场团委书记,再一个就是--
  林晓阳呆呆地望着兰慧玲:是谁?
  “一个傻瓜!”兰慧玲捂嘴大笑。
  林晓阳仍然傻乎乎地:傻瓜是谁?
  “她说的是你!”杨春武说。
  林晓阳笑了,笑得又美又甜蜜。兰慧玲看得芳心热乎乎的。林晓阳越是傻乎乎的,兰慧玲越是喜欢他。
  她自言自语:这人真是个怪种,其它方面又聪明又能干,怎么一和女人打交道就傻里傻气了呢?
  杨春武:喂!你说什么呢?不要老是开玩笑,这封信究竟是送,还是不送?
  兰慧玲从林晓阳手里夺过信就跑了:送,送!
  37
  供销社宿舍。夜/内.
  孙玉萍一个人在宿舍做针线活。
  兰慧玲一步跨进门,孙玉萍抬头看见,一脸高兴:哟,晚上有时间来玩?她放下手中的针线活,把床边的浴巾抚平了一些,叫兰慧玲坐在床上。
  兰慧玲从身上掏出信,用一只手拉出孙玉萍的一只手,把那封情书重重地拍在孙玉萍的手上:一封伟大的情书!
  “啊!情书?谁写的?”孙玉萍一脸惊奇。
  兰慧玲取笑地说:你的心上人啊!
  孙玉萍赶快撕开信,一首长篇抒情诗呈现在眼前:
  你是高山上美丽的雪莲
  我是白云下展翅的雄鹰
  …………
  两个女孩一口气看完信,“格格格”地笑了起来。
  兰慧玲用手指着孙玉萍红红的小嘴唇,嘻笑着说:人家要吻你呀!
  孙玉萍扑上来把兰慧玲推到小床上。两个人又笑又闹。
  兰慧玲问:你同意吗?
  同意什么?
  和林晓阳谈恋爱呀--兰慧玲拉长声音逗她。
  孙玉萍躺在床上,双手蒙住脸。
  兰慧玲:林晓阳是真心实意地爱你,你要好好地想一想,给人家一个回答,行也好,不行也罢。
  孙玉萍总是觉得不好开口,就那样一直躺在床上。
  兰慧玲急了:你开口说话呀,那天你还说他长得俊呢。
  孙玉萍拿掉捂住脸的手,看着兰慧玲说:“哎呀,我就说了一句他长得不错,难道就是这个意思?”说完又扑上来把兰慧玲推到床上,笑骂道:“你这个长嘴婆,我撕了你的嘴!”
  两个女孩子在床上你打我我抓你,又笑又闹。
  孙玉萍说:你先说林晓阳长得俊,我才跟着说的。
  两个人闹够了,孙玉萍一本正经地说:要回信,也该你回。
  兰慧玲莫名其妙,把她左右看了看:你倒有意思,人家瞧上的是你,我凭什么回信?要是他看上了我,又给我写求爱信,我立马就答应。
  孙玉萍像抓到了把柄:在学校时,我就看出你对他有意思。你就给她回信,说你爱上了他。
  兰慧玲把手伸进孙玉萍的掖下,挠她的痒痒,惹得孙玉萍不住地咯吱咯吱地笑。兰慧玲连声说:你胡说,你才对他有意思,在学校你俩就眉来眼去。

相关热词搜索:上集梦想

上一篇:《梦想之歌》——上集(五)
下一篇:《梦想之歌》——上集(七)

潜江市知识产权协会??版权所有??鄂ICP备15007408号-1 ? ? ??

服务热线:0728-6292013? ? 13385200358? ? ? ? ? ? 13593902976 ? ? ?

地址:湖北省潜江市园林南路特8号 ? ? ?电子邮箱:1035034947@qq.com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