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13385200358(彭)

《梦想之歌》——上集(八)
2017-03-23 14:53:55???来源:???评论:0 点击:

  一分场围堤上。夜 外。  林晓阳、刘厚友、杨春武三个人在堤上聊天。  刘厚友:林大哥,你和兰慧玲的关系已经到了什么程度?  林晓阳被问晕了头:我和兰慧玲什么关系?没有关系啊!  刘厚友憨憨
  46
  一分场围堤上。夜/外。
  林晓阳、刘厚友、杨春武三个人在堤上聊天。
  刘厚友:林大哥,你和兰慧玲的关系已经到了什么程度?
  林晓阳被问晕了头:我和兰慧玲什么关系?没有关系啊!
  刘厚友憨憨厚厚地说:不会吧,你们的事一分场的人都知道啦。
  杨春武:连干部、工人都议论你们的事,说你俩在外一谈半夜。
  林晓阳恍然大悟:哦,你们原来说的是这事。那天夜晚,我是要她去帮我找孙玉萍,又不是和她在谈恋爱。
  杨春武:兰慧玲说你和孙玉萍不谈了,和她好上了,她还把你们的相片放在小圆镜后面拿给她婶子看,拿给女长年工班的好几个女孩子看。她婶子对你很欣赏,鼓励兰慧玲和你谈。
  刘厚友生气:你们要谈就谈,不要瞒我们,又没哪个和你争哩。
  林晓阳站起来,跺着脚辩解着:办读书班时,我的相片每人都送了一张,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两张相片摆在一起能说明什么?
  杨春武似乎故意激怒林晓阳:一般人认为,男女之间送相片就是谈恋爱呀!
  林晓阳生气了:杨春武,你在学校就喜欢兰慧玲,我能这样做吗?行了,不说这些了。你去告诉兰慧玲,叫她把我的相片还给我。
  杨春武:你再考虑考虑吧!慎重些。
  林晓阳决绝地说:一分钟也不要考虑,立即告诉她把相片还给我。
  杨春武站起身:好吧,我把兰慧玲叫到我家去,刘厚友作证明,你等一会过去当面向她要。
  47
  杨春武家。夜/内。
  林晓阳和刘厚友走进杨春武家。兰慧玲、杨春武正等着他们。
  林晓阳在气愤中:兰慧玲,相片带来了没有?
  兰慧玲从身上掏出一个纸包递给他:早准备好了,给!
  林晓阳:兰慧玲,不要生气,相片在你那里容易产生误会。
  兰慧玲哽咽着说:“不要说了!”话未说完,两行清泪滚滚落下。一只脚在地上不自觉地搓来搓去。
  林晓阳和刘厚友走出去。
  杨春武讨好地说:慧玲,你看林晓阳这样骄傲自大,你何必那么爱他?把标准降低点吧,我虽然长得矮,可不会像林晓阳这样盛气凌人。
  兰慧玲的眼泪像断线的珠子汩汩往下掉,杨春武转身拿了条毛巾给她擦拭。兰慧玲扑到杨春武身上,“呜呜”地哭。
  杨春武忽然激动地抱住兰慧玲,去吻她美丽而白净的小脸。兰慧玲挣脱开:杨春武,我只是把你当大哥哥对待,千万别这样。
  杨春武:我尊重你的意见,我尊重你的意见。
  48
  张春栽宿舍。日/内。
  张春栽把竹秀云叫进自己的宿舍,嘻皮笑脸地说:秀云,咱们去民政部门领《结婚证》吧。
  竹秀云回道:还没到时候啊!咱俩什么时候入了党,就什么时候结婚。
  竹秀云说完,转身要走。
  张春栽拿出一盒点心,不领《结婚证》,坐一会都不行么?今天是请你吃好东西。这是在省城出差带回来的,特地为你留下的。
  他打开盒盖,拿出一块桃酥:尝尝,很好吃。
  竹秀云拿起一块咬了一口,笑着说:好吃,我还是第一次吃这种点心哩!
  张春栽慢慢走近竹秀云,猛地趴在竹秀云的脸上吻了一下。竹秀云吓得满脸通红、神慌意乱:你做什么?再这样不正经,以后我不来了。
  张春栽嬉皮笑脸:我太喜欢你了。
  竹秀云红着脸,欲笑欲哭状:以后再不规矩我就不理你了,还是优秀团员呢,小资产阶级情调,还想入党?
  49
  张春栽宿舍。夜晚。
  小桌上摆了几样小菜、两双筷子、两只玻璃杯、一瓶红葡萄酒。门半开,窗户打开一扇。
  竹秀云高高兴兴的坐在桌旁。张春栽将红葡萄酒斟满两杯:来,今天是一九六三年九月十一日,为你二十岁生日干杯!
  竹秀云虽然端起杯子:却不敢喝:我不会喝酒呀!
  张春栽笑着举杯说:知道你不会喝酒,才特意跑到总场买的红葡萄酒,这酒不醉人,我可以喝一瓶子。来!干杯!
  竹秀云看了看杯子,学张春栽的样子,一口喝完,立即呛得咳嗽起来。
  张春栽连忙夹了一块炸鱼递到她嘴边说:吃口菜就好了。竹秀云张口接住。
  她连喝了两杯。
  为你的青春和美丽再干一杯!张春栽端起酒杯再与竹秀云碰了一下,竹秀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几杯酒下肚,竹秀云两腮已泛起红云。
  张春栽站起身走到箱子跟前,打开箱盖取出一件雪白的女式衬衣。
  竹秀云醉眼朦胧:给谁买的?
  张春栽笑着说:还能给谁买?这也是去省城出差时特意给你买来的。过生日要穿新衣服,你穿上保证更像一只白天鹅了。
  竹秀云接过衣服在身上比试了一下,高兴的脸上含着羞涩。
  张春栽:穿上试试呀,让我看看。
  竹秀云向窗外看了看:外面人来人往的。哪行呀!
  张春栽上前把窗户关上,你到床头去试试,那里有镜子。
  竹秀云:转过脸去,不准偷看。
  张春栽很听话地转过身,假装吃菜的样子。
  竹秀云迅速脱去外衣,里面是紧身小褂,圆润白净的臂膀、背脊一览无余,竹秀云赶快穿上白衬衣,对着桌上的圆镜左看右看。
  张春栽背着身,拿起小柜中的一瓶白酒迅速倒了半杯在竹秀云的杯里。接着将葡萄酒倒满两只杯子。
  竹秀云一边照镜子一边问:你在干什么?怎么不发表意见?
  张春栽:你叫我不看,我不敢看呀!
  竹秀云转过身撒娇地说:我只是说说,你就真的不看我。说,好不好看?
  张春栽两只三角眼在竹秀云的身上骨溜溜地转,露出色迷迷的样子:好看!太美了!简直就是白雪公主呀!
  竹秀云想把试穿的衣服脱下来。
  张春栽说:穿上身了就不要脱了,多费事。至少把这酒喝完了。再脱呀!
  张春栽和竹秀云再次坐到桌前。张春栽:为你穿上新衣更漂亮再干一杯。
  竹秀云先喝了几杯葡萄酒,一点醉意都没有,也不在意这一杯,端起来又是一饮而尽。
  这杯洒呛得她直流眼泪。
  竹秀云站起来歪歪斜斜地,一抬脚几乎要摔倒:我回宿舍休息去。
  张春栽半劝半吓唬地说:你醉醺醺的样子,回到宿舍人家会笑话的,有人还会说一个优秀团员喝醉酒,影响不好呀!
  竹秀云这时变得面如桃花,醉意朦胧,腿也迈不动了。
  张春栽把竹秀云扶到床前让她躺下。
  张春栽收拾碗筷,竹秀云已发出轻微的呼噜声。
  张春栽赶紧关门,插上门闩。
  门外电闪雷鸣大雨如注。
  张春栽把竹秀云的布鞋脱下,接着把她的袜子、衣服也脱光了。张春栽贪婪地欣赏、抚摸着竹秀云白玉一般的胴体。
  竹秀云渐渐清醒过来,猛地睁开眼,发觉张春栽赤裸着身子压在自己的身体上,并且感到下身隐隐作痛,立即拼命地挣脱……
  漆黑的深夜,风雨交加,电闪雷鸣。
  竹秀云趴在枕头上发出压抑的痛哭声,乌黑的头发乱蓬蓬的,白玉般的后背裸露着,腰臀部搭着一条被单,两只修长美丽的大腿在床上颤动着,床上、床下衣物狼藉,好像刚刚被野兽袭击过。
  张春栽穿着短裤,光着上身,赤着脚,坐到竹秀云跟前,伸手拍着竹秀云裸露的肩膀,得意而亲切地呼唤:云,云,别哭了,你早晚是我的人,总有这一天……
  竹秀云猛然翻身坐起,伸手啪!啪!打了他两耳光。她两拳紧握剧烈地颤抖着,声泪俱下地大喊:我的青春!我的纯洁!我的前途全完了!你还给我,还给我,你这个人面兽心的狼……
  竹秀云穿上自己的衣服,拉开张春栽的屋门,冲进渐渐弱下去的夜雨中……
  50
  竹秀云宿舍.雨夜/内。
  两张木板床,一张床上沉沉睡着女出纳。
  竹秀云倒了半盆热水,拉熄电灯,在黑暗中用毛巾擦洗了全身,边擦边流泪。
  女出纳睁开朦胧的睡眼问:竹会计,干什么去了?这么晚才回来?竹秀云含着无限痛苦和悲愤低低地说:今天过生日,在张春栽那儿吃饭,下起了大雨没带伞……
  51
  竹秀云宿舍。日/内。
  竹秀云正在洗头。张春栽拿着报纸包着的白衬衣走进来。
  女出纳客气地说:张队副来了,请坐。
  张春栽嬉皮笑脸地:你们二位好爱漂亮,别人休息天都上县城玩去了,你们在家梳妆打扮呀!
  女出纳说:我去买块肥皂。
  张春栽笑嘻嘻地:还生我的气?我向你赔了几次礼,该饶恕我了?
  竹秀云:哼,从此与你一刀两断!
  张春栽仍然笑着说:我们可是副业厂厂长做的媒,你还想不想入党?
  竹秀云决绝地说:入不入党在我自己,不要你管。
  张春栽幸灾乐祸:你和我一刀两断可以,谁敢要你?谁又愿意要你?明白不明白?
  竹秀云端起脸盆,将水泼到张春栽身上,怒目而视:你走不走?你要不走,我就到场长那里告你,告你这个强奸犯!判你的徒刑,我再投河自尽!
  张春栽满脸尴尬地说:“好!好!我不惹你,我不惹你。”灰溜溜地走了。
  52
  机耕队会议室。一九六三年十月一日。夜/内。
  杨春武和兰慧玲要结婚的消息一下子传遍了一分场。他们的婚礼在一分场机耕队会议室举行。林晓阳、刘厚友、白大贵、章素美都来了。
  典礼仪式上,刘厚友用一根红头绳拴住一只苹果,站在凳子上,吊在杨春武、兰慧玲头部上空,高声喊:第三项:夫妻共尝小苹果,日子越过越红火。
  白大贵高声喊:大家说,新郎新娘应不应该同时啃苹果?
  应该!应该!
  杨春武忙用嘴去咬苹果。
  刘厚友把拴着苹果的绳子往上一提,苹果升高了许多。
  林晓阳笑着说:说的是共尝小苹果,你一个人咬肯定不行呀!
  看热闹的人也跟着起哄:不行,不行!
  杨春武对兰慧玲说:慧玲,我和你一起咬,不然他们不会放过我们的。
  刘厚友再次把苹果降到他俩的嘴巴前,杨春武、兰慧玲慢慢凑上嘴去咬,两人的嘴刚一挨近苹果,后面的一个大男孩将杨春武一推,杨春武的脸碰在兰慧玲脸上,引起哄堂大笑……章素美几个姑娘笑得前仰后合。
  53
  杨春武新家。夜/内。
  夜深人散了,新郎新娘入了旧土茅草洞房。室内布置很简单,一张小木桌、一对红漆板凳、一对竹壳暖水瓶、一把瓷茶壶、四只杯子。炕上一床新被,两只新枕头。一把瓷茶壶和四只杯子。
  杨春武和兰慧玲坐在炕上。
  杨春武喜滋滋地说:慧玲,睡吧。
  兰慧玲有心思:不想睡!
  杨春武:我有些累,好想睡。
  兰慧玲:你睡就是,我再坐一会。
  杨春武脱去外衣,盖上被单躺下。不一会,被单里传出抽泣声。
  兰慧玲凑过去问:你怎么了?
  杨春武号啕大哭。
  兰慧玲扯去杨春武蒙在脸上的被单,惊奇地问:你哭什么?
  杨春武:我知道你心里爱的是林晓阳,我得到了你的人,没得到你的心……
  兰慧玲:不是这样。我平时和奶奶一起睡,第一天离开她不大适应,我想坐一会儿。明晚我会很早就睡的。

相关热词搜索:上集梦想

上一篇:《梦想之歌》——上集(七)
下一篇:《梦想之歌》——上集(九)

潜江市知识产权协会??版权所有??鄂ICP备15007408号-1 ? ? ??

服务热线:0728-6292013? ? 13385200358? ? ? ? ? ? 13593902976 ? ? ?

地址:湖北省潜江市园林南路特8号 ? ? ?电子邮箱:1035034947@qq.com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