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13385200358(彭)

《梦想之歌》——上集(九)
2017-03-23 14:55:53???来源:???评论:0 点击:

  54  杨春武新家。日 内。  林晓阳第二天中午走进杨春武新房,只有兰慧玲一个人在。  林晓阳问:新郎呢?  兰慧玲冲了杯糖茶,连笑脸一起送到林晓阳的面前:到供销社买盐去了。  从今天开始我要喊你
  54
  杨春武新家。日/内。
  林晓阳第二天中午走进杨春武新房,只有兰慧玲一个人在。
  林晓阳问:新郎呢?
  兰慧玲冲了杯糖茶,连笑脸一起送到林晓阳的面前:到供销社买盐去了。
  从今天开始我要喊你弟妹了?
  兰慧玲凑到林晓阳耳边,悄悄地说:春武昨晚上哭了!
  新婚夜,大喜的日子为什么哭?
  兰慧玲含情脉脉地说:今天晚上你去树林里,我把他哭的秘密告诉你。
  林晓阳犹豫一下:好吧,下不为例。
  55
  树林里。夜。外.
  夜色朦胧,四周静悄悄的。
  兰慧玲拉着林晓阳的手,往林子深处走去。
  兰慧玲将走在她左边的林晓阳的右手牵到自己的腰际,示意他搂着。
  这样不好,叫人知道了会产生误会。
  你一个男人怕什么?我都不怕。
  这不是怕不怕的事,是一个人的道德问题。
  夜色中,兰慧玲含情脉脉地看着林晓阳:晓阳,我来这里就是要告诉你,我爱你,我不爱杨春武,杨春武昨夜哭的原因就是说我‘身在曹营心在汉’,我要把我的第一次献给你,死了也甘心。
  不行,不行。你必须好好地爱杨春武。我们只能是好同学,好朋友!
  兰慧玲呆滞地望着林晓阳,口里喃喃地说:我的爱就这么不被你理解呀!
  我也觉得你很可爱。但可爱不一定就得结婚呀。
  兰慧玲兴奋地解开胸前的扣子,两只手围住他的脖子,甚至把热烫的红唇也凑了上去。
  林晓阳又羞又怕:别,别这样,快放手!
  兰慧玲几乎疯了:我愿意这样,我一定要把我的第一次送给我爱的人。
  林晓阳惊呆了,在朦胧的月色中,他第一次模糊地见到少女美丽的乳房,他想看又不敢大胆地看。偷看几眼后,莫名的不安和惊慌:不行!要是杨春武发觉你不是处女,会永远不爱你的,那是我的罪过。
  林晓阳急切地将兰慧玲的双手掰开,竭力克制着激动和紧张,用发抖的手给她扣上扣子,断断续续地说:我不会这样做,我不会这样做……杨春武追求你……追求你像掉了魂似的,足以证明他是爱你的。我就做不到这样对待你。
  林晓阳边说边往林子外面走:你不爱他为什么答应和他结婚?
  兰慧玲不得已跟着林晓阳往外走:你一直不愿意和我谈恋爱,他一天向我三次求爱,没办法,我只好答应他,只能认命了。领结婚证那天,我走在路上,心里想‘这下完了,再也得不到你了’。
  林晓阳边走边说:杨春武真心爱你,你应该高兴,应该珍惜这种感情,不能再胡思乱想呀!
  兰慧玲追上林晓阳,又拉住他的手,几乎是哭着说:可我心里爱的是你!
  兰慧玲滔滔不绝地继续说:晓阳,在学校时我就爱上了你。那时候年龄小,有话只放在心里不知道说。再说,那个时候你和孙玉萍好,我也比不上她的条件,当然就没有产生和她争夺你的想法和勇气,让我错过了机会……后来我还痴呆地为你和她的恋爱多次充当“红娘”,我是多么傻呀!
  林晓阳挣脱兰慧玲的手,加快了脚步,与她拉开了一点距离,终于到林子边了。他转过脸来:我先走出去,你过一会再出来,不要让人知道我俩在树林子里。
  林晓阳走出了林子。兰慧玲停住脚步,也停止了她的诉说。她蹲在地上,两手掩脸,低声啜泣。
  56
  艮土县集市上。一九六三年冬。日/外。
  (画外音):冬季农场没有什么活干,家属们大多闲在家里。自由市场开放后,本地又举办庙会,县城集市十分热闹。白大贵有一辆旧独轮手推车,邀林晓阳合伙去树林砍柴到县城集市卖。卖的钱二人六四分,白大贵的车子,当然他分六成。(画外音停)
  白大贵弓着腰,双手推着装满木柴的独轮车,林晓阳肩上套着绳子在前面拉车。他们走到一处临时搭起的棚子餐馆前,停下车,林晓阳问一个厨师模样的人:师傅,你们要不要木柴呀?
  厨师是个中年农民,一脸络腮胡子:多少钱一斤?
  林晓阳:昨天卖给银行是两分钱一斤。
  厨师:让点价行不?
  白大贵:让斤不让价。这车柴少说也有四百五十斤哩!
  一个女孩从餐馆走出来,看见了林晓阳,脸上笑成一朵花。她拍拍木柴说:这木柴又干又好烧。买下。
  林晓阳:小姑娘有眼力,湿柴我们一根不砍哩。
  厨师告诉林晓阳:她是我们队长派来的小会计,说话当家。你们每天送一车柴来,每车算四百斤,八元钱行不行?
  白大贵点头:行!
  厨师:把柴卸在灶旁边,打个条子,到小会计那儿领钱去吧。
  白大贵问女孩:这是你们生产队开的餐馆?
  女孩边付钱边说:是啊,自由市场开放了,生产队利用这样的机会赚几个钱。不过,也就这半个月。庙会散了也就不开了。
  他们领了钱刚要走,女孩说:我们卖的议价包子,不要粮票呢!
  白大贵听说不要粮票,对林晓阳说:买几个吧。
  两个人买了几个包子用手巾裹起,白大贵推着独轮车,林晓阳跟着。走出二十多步,女孩手里拿着一个荷叶包追上来。
  女孩将一张荷叶包着的六个包子递到林晓阳手里。
  林晓阳疑惑地看着女孩。
  女孩瞪着水灵灵的两只眼睛笑眯眯地看着林晓阳:“大哥哥,不认识我了?”
  林晓阳摇了摇头。
  小姑娘说:“我叫夏晓霞,那年,在河边……”
  林晓阳想起来了:“哦!当时你跑得快,只看见了你的背影。”
  夏晓霞甜甜地一笑:“我在河对岸经常看见你呢!”
  林晓阳微笑,不再做声。夏晓霞也有些不好意思地转回去了。
  (画外音):此时的夏晓霞已经是亭亭玉立的十六岁少女了。这个朴实又善良的农村姑娘,一直怀念着有恩于她的帅哥,在生产劳动之余,常常想念林晓阳。(画外音停)
  白大贵莫名其妙地问:卖包子女孩怎么认识你?
  林晓阳红着脸说:是徐福宝未婚妻村里的人,我装水车时,她跟徐福宝的未婚妻去河边玩过。
  57
  农业一队一班宿舍。日/内。
  (画外音):春节过后,一分场召开社会主义教育“四清运动”动员大会。主要内容是:清工分、清账目、清财物、清仓库。(画外音停)
  张春栽站在走道上,打着官腔说:你们这个小组是摘了帽的就业人员和贫下中农出身的就业人员家属,是“四清”运动中的基本队伍,上级对这个小组寄予很大希望。每个人首先洗手洗脸洗澡,轻装上阵,然后再揭发那些有问题的人。
  白大贵首先发言:前年,我们长年工班几个小伙子,每天干完活回到家里很苦闷,又没地方玩,闲聊中林晓阳提议办读书班,当时大家都觉得好,就办起来了,还是王殿奎请示陈股长批准的。可是办了一个多月就散了,主要原因是没组织好,追求真理的决心不大……
  林晓阳使劲用眼睛瞪他,白大贵看到后匆匆结束了发言。
  张春栽马上追问:白大贵,你好好地回忆一下。成立读书班的整个过程中,都做了什么事,讲过什么话,追求什么样的真理?有哪些人参加,谁在里面起主导作用?
  一个就业人员为了早日过关,揭发自己:去年我在玉米田里干活,偷了两穗玉米,拿回家煮着吃了……
  一分场仓库保管员也揭发自己:我在粮库当保管,隔几天就装半斤香油带回家去,馒头吃厌了,就用香油炸馒头吃。
  林晓阳对白大贵小声说:多数人都 吃不饱,这个就业人员还用香油炸馒头吃,真是不说不知道 ,一说吓一跳。
  张春栽问那个保管员:你当了两年保管,偷了多少香油?说个总数?
  保管员说:一个月两三斤,一年下来有三十多斤,两年七十来斤……
  58
  杨春武新家。夜/内。
  林晓阳走进杨春武的住房,白大贵已经坐在那里。林晓阳说:“今晚上难得休会,串一下门子。”
  看到林晓阳进来,杨春武立即不自然地打招呼:“请坐,你和白大贵是贫下中农组,我要好好向你们学习。”
  林晓阳说:“互相学习,互相学习。白大贵这两天发言讲了读书班的事。”
  (画外音):自从白大贵发言后,林晓阳对他很冷淡,有时碰上面也不理他,故意施加压力,怕他再乱说带来麻烦。白大贵平时不看书不看报,干活还行,心眼也不少,开会发言就不行了。那个“追求真理”几个字干部工人可以说,出身不好的人说了犯忌讳。(画外音停)
  兰慧玲说:读书班有什么好讲的,又没做什么坏事?
  林晓阳:你说没干坏事,不等于别人相信你。其实,我们就办了一个多月的读书班,上了十几次课,谁讲语文、天文知识,谁讲地理、中国古代史,大家都清楚。还搞了一次碰球唱歌。再后来大家没兴趣,就不来了,又没有什么组织纪律,说散就散了。
  白大贵听后起身走了。
  杨春武有些奇怪:白大贵来了也不说话,又突然走了,他在搞什么名堂?
  林晓阳向门外努了一下嘴:我保证他到队部去了。
  兰慧玲跑到门外探头看了看,回转身说:白大贵真的是往队部方向去了。
  杨春武说:林晓阳猜得这么准呀!
  林晓阳向杨春武解释:白大贵说办读书班是为了追求真理,这句话可能会让别有用心的人上纲上线。所以,这几天我气得不理他。张春栽找他谈了几次话,我怕他没政治头脑乱说,刚才是让他回忆一下读书班的真实经过。
  杨春武:我们小组有几个就业人员对王殿奎意见很大,说在斗争张玉理时,他说过“两分天灾,八分人祸也不为过”这种攻击毛主席和党中央的反动言论。 现在成了重点斗争对象,天天让他站起来接受群众批判!
  59
  杨春武新家。日/内。
  男长年工班开会。杨春武小两口的草房小,里里外外坐满了人。
  (画外音):四清运动进入后期,各单位要把“清政治、清经济、清组织、清思想”一条条、一件件落到实处。
  机耕队是农场的重要机构,原来安排的几个有技术的就业人员和黑五类子女被清退去了农业队。杨春武因此又回到了长年工班。张春栽通知林晓阳,从副业场下来一名就业人员的子弟牛照辉,由他担任男长年工班的记工员,让林晓阳开个班务会宣布一下。
  男长年工班的记工员原来是杨春武,后来抽调到机耕队去干活,记工员由林晓阳兼任。
  按农场的规定,担任班长和记工员,每个月可以补助一元至两元的误工补贴。到了月底是加一元还是两元,由队长或副队长对某个班长或记工员的印象好坏而定。(画外音停)
  牛照辉矮个子小黑脸,一对小眼睛忽闪着,坐在靠墙处,膝盖上放着一个小本本,手里拿着一支钢笔,他首先发言:人差不多到齐了,林班长,咱们开会吧?
  林晓阳:好吧!
  牛照辉:张队副安排我当记工员,恐怕能力有限不能胜任,请大家多多帮助。请林晓阳、白大贵这些老同志多加指导!
  白大贵凑近林晓阳耳边说:当个记工员,还摆出个干部讲话的姿态。
  杨春武小声告诉林晓阳:牛照辉的外号叫“牛小鬼”,很喜欢打小报告。
  牛照辉:班里有什么困难可以给我说,我会找队长反映解决。
  林晓阳立即说:我们班应该有个活动室,不能老在杨春武家开会。
  杨春武不冷不热地说:牛记工员是张队副眼里的大红人,要间房子不成问题。
  牛照辉胸有成竹地满口应承:行,这个问题不大。
  第二天早晨出工时,牛照辉兴高采烈地说:同志们!张队副给我们安排了一间活动室,大家晚上可以去那儿学习、开会了。

相关热词搜索:上集梦想

上一篇:《梦想之歌》——上集(八)
下一篇:《梦想之歌》——上集(十)

潜江市知识产权协会??版权所有??鄂ICP备15007408号-1 ? ? ??

服务热线:0728-6292013? ? 13385200358? ? ? ? ? ? 13593902976 ? ? ?

地址:湖北省潜江市园林南路特8号 ? ? ?电子邮箱:1035034947@qq.com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