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13385200358(彭)

《梦想之歌》——上集(十)
2017-03-23 14:56:24???来源:???评论:0 点击:

  60  树林连着芦苇滩。秋天。日。  (画外音):总场下达任务,要求一分场组织一批就业人员和男长年工班去树林割柳条,然后运到省城去卖,增加收入。当时的口号叫扭亏转盈。  几十个人到了北树林。他们
  60
  树林连着芦苇滩。秋天。日。
  (画外音):总场下达任务,要求一分场组织一批就业人员和男长年工班去树林割柳条,然后运到省城去卖,增加收入。当时的口号叫“扭亏转盈”。
  几十个人到了北树林。他们在一条清水河畔,用芦苇扎起了二十多个简易窝棚,小一点可以睡两个人,大一点的可以睡三四个人。几天后,空地上竖立起一捆捆白柳条在晒太阳。(画外音停)
  早晨出工时,割柳条的人结伙向芦苇茂密的东北方向出发。
  傍晚,人们三三两两扛着剥了皮的白柳条陆陆续续回到窝棚。大伙在临时大草棚子前吃饭。
  林晓阳和白大贵今天收获大,为了省力气,两个人把柳条放在河水里牵着往回走。在水里走虽然省力,但很慢,天快黑时才回到驻地。
  杨春武大声喊:林晓阳回来了!
  大家一齐涌到岸边。林晓阳、白大贵将两捆白柳条扛上岸。
  张春栽从伙房拿杆大抬秤走过来,几个人帮忙称,张春栽喊:林晓阳的二十七斤,白大贵的二十四斤,平均每人二十五斤半。
  张春栽很高兴,问王殿奎:你说二十五斤定额定高了,林晓阳他们是不是完成了?你今天只割十一斤,对不对得起你那二十九元工资?
  王殿奎的嘴和腮被野蜂子蛰了,肿得很高变了形状。噘着肿胀的嘴巴让张春栽看:张队副,我连饭都吃不好,可怜可怜我吧。
  大家哄笑起来。
  张春栽笑着说:马蜂长眼睛,咬懒不咬勤。
  夜幕降临,一片寂静。各个窝棚依稀露出煤油灯的微弱光亮。一个大窝棚里睡着林晓阳、牛照辉、白大贵、杨春武四个人。
  白大贵要杨春武唱个歌听,给大家解解闷。
  杨春武嗓音宏亮、高亢飘扬在在荒凉的清水河畔,显得那么悲壮、动情:送君送到大路旁,君的恩情永不忘……
  61
  树林连着芦苇滩。日/夜。
  林晓阳说:这些柳条太好了,太美了。他一边赞叹,一边弯腰割下一把。他琢磨出一个办法,先剥柳皮再割下来能提高工效一倍!于是 ,他削了一根粗短棍,从中央劈开,当夹子用,然而夹住活柳条根部往梢部一拉,一根白生生的白柳条出来了,柳皮圈成一堆落在地上。
  白大贵看了,说:这个办法好,今天可以干出最高记录了。
  两个多小时后,战绩辉煌,周围一片绿柳条已割完,每人一大捆白柳条,每一捆均远远超过昨天的一倍还多。两个人坐下,取出捆在腰间的布包,拿出几个窝窝头大啃起来,吃完,日已偏西。
  林晓阳:离开住宿地有二十多华里,天黑前必须走出芦苇地。
  白大贵:快点走,天一黑就看不清方向了。
  林晓阳:看着太阳,朝西南方向驻地走。
  两人各扛着七八十斤白柳条,既高兴又担忧,一个穿着球鞋,一个穿着胶鞋,趟着水走在芦苇丛里。
  来到一块沙土地,白大贵说:累死了。他丢掉柳条捆,一屁股坐了下去。
  林晓阳上身只穿一件背心,肩膀被柳条磨得红肿了,换了几次肩膀,汗水淋漓,觉得这比平地扛两百斤的东西还重,也丢下柳条捆,说:坐下歇歇。
  蚊子嗡嗡围着两个人上下飞舞,他们不停地往脸上、背上拍打蚊子。林晓阳感到越歇越没劲,说:快走吧,天黑了就找不着路了。
  两个人又扛起柳捆,在苇滩中穿行,走着,走着,前面芦苇越来越茂密,几米高,只能看见天。芦苇挡着视线,看不清方向。
  他们只得寻找来时的脚印,顺着脚印往回走。
  又走了一个多小时,天黑了,他们还没走出芦苇地,心里发了慌。
  林晓阳的左脚可能被芦根扎破了,挺疼的。实在走不动了,前边有块沙土地,他们再一次歇下来。
  两个人“扑通”将柳捆竖在地上,一屁股坐下,长长出了口气。
  白大贵忽然叫起来:这地方怎么是刚才休息过的地方?
  林晓阳低头一看,傻眼了,依稀的星光下,果然看见一个多小时前两人折断的几根柳枝和乱七八糟践踏过的脚印。
  白大贵骂起来:他妈的!遇上鬼打墙了!
  林晓阳不相信世界上有鬼:我们迷路了。要改变方向走,一直向西南走。
  两个人又艰难地向前跋涉,约一个多小时后,前面又出现一块光滑的沙土地,林晓阳说再歇一会,他在前面开路太累,两只肩膀都让芦苇擦疼了。
  两个人将柳捆往高地上一扔,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白大贵尖叫起来:操他娘的,我说遇见鬼了吧,这不,又回到原来的地方了!
  林晓阳低头一看,惊呆了,可不,眼前是乱七八糟的脚印和几根折断的柳枝:走不成了,咱们在这块芦苇地里兜圈子,干脆等天亮再走吧!
  一团团野蚊子直扑两个人的光臂光腿和脸、脖子,他们不停地拍打,用手在肩背处一抹,就是几十只蚊子死在手心里。
  东方渐渐露出鱼肚白,又渐渐出现红色,林晓阳跳起来:他妈的,我们走错方向了,本来应朝西南走,昨夜我们却向东北走了。
  62
  工地。日/外。
  林晓阳和白大贵捆着两大捆白柳条回到了工地。
  张春栽十分高兴地说:大家都说定额高,林晓阳一天割了七十八斤,白大贵割了六十九斤,这说明只要努力干,完成二十五斤的定额没问题。
  王殿奎不服气地嘟囔着说:七十八斤不是一天,是两天。
  张春栽反驳他说:你只会钻空子?就是两天,平均也是三十多斤,你今天又是十三斤,还有脸说?他们是迷了路,又不是当天的工效低。
  63
  窝棚转芦苇滩。日。内/外。
  国庆节假日这天,林晓阳坐在草铺上全神贯注地看《红楼梦》,一会儿悄悄笑,一会儿忧戚地皱着眉。
  白大贵用马鞭草提了两条鱼进来,丢在林晓阳的面前,高兴地笑着说:我在小水沟里捉了两条鱼。
  林晓阳:咦,这么大的鱼!
  林晓阳立即对鱼产生了兴趣,起身和白大贵走到一片树林和芦苇滩交汇处,几条被流水冲击出的浅浅水沟左拐右弯从上游流下来,好多小鱼被急水冲得在弯道上乱蹦乱跳。
  林晓阳观察了一会,说:织两个笛帘子,放在弯道上,一定能捉住鱼。
  白大贵说:这是个好办法。
  林晓阳在一个高坡向低洼冲击的浅水沟处,用铁锨将阻碍流水的粘土和杂草铲平,让水更快更畅地流下去,在低坡处用粘土做了左右两个土档,白大贵又砍来几根树棍,将树棍横在土档上,放上笛帘,再铲来几锨粘泥,用手在帘子上面左右后边围高,上游的水直冲帘席从帘下流走,就等鱼“上钩”了。
  沟里的鱼游到这里,被从上往下冲击的流水冲到笛帘上就再也回不去了,躺在笛帘上蹦达一阵就不动了,白搭了一条条性命。
  林晓阳和白大贵将一个旧脸盆放到一口用泥巴做的小灶上,又将五六斤洗净弄好的鲤鱼放在锅里,用干茅草引燃了干树枝,火越烧越旺,脸盆很快熏黑。
  林晓阳白大贵:你到食堂买点盐来,再到地里挖来几根野葱。
  天刚黑,林晓阳和白大贵坐在窝棚里津津有味地吃鱼。
  牛照辉忽然笑嘻嘻地跑进来:哇!你们好享受,在哪弄的鱼?
  林晓阳笑着说:你真有口福,我们弄了一天,刚送上口,你就赶上了。想吃,自己到锅里去盛,我俩正愁吃不完呢?
  牛照辉说:我是单身汉,也没处去玩。我的行李在工地,在别人家里住挺别扭,就跑回来了。
  牛照辉找出自己的瓷碗就到锅里去盛鱼,边盛鱼边说:本来是吃了饭来的,跑了二十多里路肚子又饿了。好吃,好吃,真香!我不来,怕你们吃不完啰。
  白大贵头一抬:哎!别撑着了,你不吃,我们也不会剩下的。
  白大贵想起了这几天林晓阳在看《红楼梦》,放下碗:林班长,讲讲贾宝玉、林黛玉的恋爱故事给我们听吧!
  林晓阳调侃地说:这几天林黛玉老有病,又吐了血,弄得我心神不安,哪有心思给你们讲故事?
  三个人笑起来。
  白大贵:孙玉萍要有林黛玉那种恋爱观就好了。
  林晓阳摆了摆手:提她干什么!
  吃完鱼,牛照辉和白大贵又拿着手电筒去芦苇滩上收鱼。
  林晓阳在煤油灯下继续看《红楼梦》。
  三个人又去看流水沟上的笛帘子,六个笛帘子上个个有鱼,有的鱼还活蹦乱跳。其中,两个笛帘子上躺着几条二、三斤重的大鲤鱼,乐得三个人合不拢嘴。一个白天就捉二十多斤。
  白大贵:夜晚鱼多,至少还要捉几十斤,吃是吃不完的。能不能卖掉?
  牛照辉:卖可以,要守住秘密。
  白大贵:到哪儿去卖呢?
  牛照辉:我来时,看到附近有个林站,有几十号人,他们的食堂肯定要鱼。
  第三天下午,白大贵和牛照辉卖鱼回来,一进窝棚,白大贵从身上掏出一小卷钱,说:林站食堂国庆节放假前都买了鱼,不想要。我们说了许多好话,那个司务长才以每斤一角二分钱收下了,一共卖了七元二角六分,每人可以分二元四角二分。
  三个人分钱,就像梁山好汉一样,“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凭秤论金银”,三一三十一的分,很高兴。
  牛照辉叹息着说:真是划不来,咱们吃小鱼卖大鱼。大鱼卖了个小价钱。
  (画外音):当时集市上的行情,鲤鱼二角钱一斤。鸡蛋三分钱一个。猪肉六角九分钱一斤。肉有价,而且全国一个价,但没有肉卖。农场有粮油迁移证的,每人每月半斤肉,没有粮油迁移证的没有肉供应。(画外音停)
  64
  工地。日/外。
  大家在大窝棚食堂前吃最后一顿饭。
  张春栽宣布:割柳条的任务完成了,大家吃过饭整理行李随车回场。有一件事必须严肃批评,有几个家属在国庆节期间捉了几十斤鱼卖给外单位了,这是投机倒把行为,每人罚款十元。
  林晓阳、白大贵大吃一惊,互相看了看,牛照辉低下头,不做声。
  白大贵对林晓阳小声说:准是牛照辉说出去的。
  65
  一分场财务室。日/内。
  会计竹秀云和出纳正在打算盘,做工资表。
  林晓阳走进去文质彬彬地央求道:竹会计,卖鱼罚款的事,能不能分两个月扣?这两个月出发在外吃得多,家里没钱买米买面了。
  竹秀云抬起秀美的脸:你们卖鱼是怎么回事?
  林晓阳:国庆节放几天假我们没回来,在河里捉了几十斤鱼,吃不了就卖给林站食堂了。为这,罚我们三十元。
  竹秀云忽闪着黑睫毛笑着说:哦,是这么回事,我还以为你们几个小伙子不干公家的活,旷工去捉鱼呢!
  林晓阳红着脸再次请求:竹会计,罚款的事能不能分两次扣?
  竹秀云笑眯眯地看了看林晓阳,和颜悦色地说:这样吧,我把你们的情况向场长反映一下,看能不能少罚点,张队副在大会上宣布了,不罚恐怕不行。
  林晓阳毕恭毕敬地:谢谢你了!
  竹秀云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

相关热词搜索:上集梦想

上一篇:《梦想之歌》——上集(九)
下一篇:《梦想之歌》——上集(十一)

潜江市知识产权协会??版权所有??鄂ICP备15007408号-1 ? ? ??

服务热线:0728-6292013? ? 13385200358? ? ? ? ? ? 13593902976 ? ? ?

地址:湖北省潜江市园林南路特8号 ? ? ?电子邮箱:1035034947@qq.com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