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13385200358(彭)

《梦想之歌》——上集(十一)
2017-03-23 15:02:29???来源:???评论:0 点击:

  66  一分场农业二队。日 外。  上百名就业人员、工人、长年工分散在几百亩花生地里,一人一把三齿钩,刨几下,蹲下来,将花生一颗颗捡到瓷盆或竹筐里。捡满就到地头去过秤,一个男工人过磅,一个女工人记
  66
  一分场农业二队。日/外。
  上百名就业人员、工人、长年工分散在几百亩花生地里,一人一把三齿钩,刨几下,蹲下来,将花生一颗颗捡到瓷盆或竹筐里。捡满就到地头去过秤,一个男工人过磅,一个女工人记账。
  男长年工班与女长年工班紧挨着。白大贵一心想追求章素美,几次三番要林晓阳帮忙。林晓阳鼓励白大贵:快刨,追上章素美好说话。
  (画外音):张春栽此时带着各班记工员走过来检查质量。检查的标准是一个平方不能漏掉六个花生,超过就扣质量分。干一天收获二十五公斤,记一个定额。刨花生是四级活,一个定额七角二分钱,每平方漏掉十二颗花生扣质量分百分之十,依此类推。(画外音停)
  牛照辉拿起林晓阳的三齿钩,在他刨过的地里,迈出一大步,约一平方面积,一齿挨一齿,重复地刨着林晓阳刨过的地方,共刨出九颗花生。
  张春栽这次说话还算客气:质量标准没达到,要注意!
  林晓阳笑着说:这个地段死秧子多,容易漏掉。以后一定再细心些。
  张春栽眼一瞪:不要找客观原因,要从主观上检查。
  林晓阳有些紧张:我再返工检查一下。
  张春栽又带着几个记工员去检查章素美的。章素美白白的脸蛋泛出两片红晕。张春栽看了几眼:小章,干活累不累呀?
  章素美笑笑:累又怎么办,劳动人民不劳动吃什么?
  牛照辉抓得很粗略,讨好地说:不错,只有五个,再注意点。
  张春栽色迷迷地看着章素美:小章啊,再仔细点。
  白大贵凑到林晓阳的跟前说:牛照辉不是个东西,他检查章素美的好马虎,几下就刨完了。
  林晓阳说:牛照辉总想讨好章素美,和你竞争呢!
  大路上奔过来两辆马车停在地头上,竹秀云和女出纳挎着包从车上走下来。
  几个记工员围住竹秀云和女出纳领工资。就业人员三个班领走了,女工班也领走了。
  牛照辉站在几十米远的地方高声喊:林晓阳,快过来领工资呀!
  林晓阳跑过去。
  竹秀云告诉林晓阳:“你们捉鱼的事我跟场长反映了,场长通知财务上每人改为罚款六元。”她又递上收据,“签个字吧。”
  收据上写着“私自捉鱼外售,罚款十八元。”
  林晓阳拿着笔,无可奈何地苦笑着说:这叫什么罪名?
  竹秀云对林晓阳莞尔一笑:这样写,比说成是投机倒把好听一些呀!
  女出纳:幸亏竹会计替你们说那么多好话。不然,每人十元钱是跑不了的。
  林晓阳、白大贵、牛照辉三人连声感谢竹会计。
  竹秀云笑着说:不要谢我,要谢场长,场长不发话,我也不敢改呀!
  张春栽走过来:你们干什么?领工资只要一个人领,都过来干什么?
  牛照辉说:卖鱼罚款要签字。
  张春栽夺过牛照辉手里的罚单看了一眼,见上面不是三十元,而是十八元,就问:为什么少了十二元。
  林晓阳几个人吓得都不作声。
  竹秀云淡淡地说:场长发话,每人只罚六元。
  竹秀云看也不看张春栽一眼,说完,就向马车走去。
  张春栽看着竹秀云的背影,想发作又发不出来。
  67
  禾场上。日/外。
  哨子一响,中午收工了。地头一大堆花生,旁边放着一架磅秤,干活的人一个个端着盆子或竹筐过来称花生。
  林晓阳将一瓷盆花生端到磅秤上,过磅的男工人报数字:二十三斤。
  林晓阳端起盆子往花生堆上一倒,一根铁耙齿露了出来,过磅工人一眼看见:花生里怎么有铁耙齿?
  林晓阳走上前捡起:我在田里刨花生刨出来的,用它代替手指拨拉土块找花生,刚才忘记拿出来了,把我的数量扣半斤吧。
  过磅工人:半斤?这根耙齿恐怕有七、八两重。
  林晓阳:就扣一斤,可以了吧?
  这不是扣斤数的问题,而是投机取巧行为,反映了一个人的动机不纯!
  林晓阳无力地辩护着:耙齿用好几天了,白大贵他们几个都见过,天天丢在地里,今天不知怎么丢在盆里忘记拿出来了,又不是故意的。
  杨春武和白大贵出来帮助打圆场:林晓阳确实用了几天,可能是忘记拿出来了,原谅一次吧!
  争论声把张春栽吸引过来。
  过磅工人:林晓阳把铁耙齿当花生过秤。
  张春栽从林晓阳手上夺过耙齿,在空中一扬,气汹汹地环顾人群:大家说,这铁耙齿能不能当花生吃?
  林晓阳闭嘴站在一边,其他人也不做声了。
  张春栽无限上纲上线:这是阶级斗争新动向。各班组要结合这件事认真分析批判。
  68
  牛车棚。夜/内。
  (画外音):支援二队刨花生的人很多,两个男长年工班和三个就业人员班临时安排住宿在二队的大车棚里。张春栽决定在这里召开批斗林晓阳的大会。加上一个女工人班、一个女长年工班,百十号人坐满了大车棚的地铺。即使按当时的政策,让五类分子批斗没有历史污点的林晓阳本身就不合法,林晓阳没有社会经验,也没有能力想这些,实在是糊涂官打糊涂百姓。(画外音停)
  张春栽站在场子中央绘声绘色开讲:今天对林晓阳进行帮助。他已经走到了危险的边缘,人民还想拉他一把,看他愿不愿意回头。林晓阳,站起来!把你来农场这几年的所作所为向人民交待清楚。
  会场上只有喘气的声音和上百双各种表情的眼睛。林晓阳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说确切一些,是他第一次接受被斗争的场面。他站起来苦苦思索了一会,将自己能够想起的“坏事情”尽最大努力清理出来。
  林晓阳慢慢启动嘴唇:我吃农场的粮,拿农场的工资,不好好给农场干活,一心搞自私自利的事情。一九六一年,我偷吃了几次养猪班的花生饼,还改过几次饭票本子。这次到北大林割柳,国庆节放假期间捉了几十斤鱼卖,我是主谋,这是一种投机倒把行为。今天刨花生,我故意将铁耙齿当花生过称,是一种投机取巧的行为。张队副对我教育帮助及时,我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请大家帮助我,我今后一定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张春栽厉声问:就这些?还有没有?
  林晓阳:想起来再说。
  张春栽环视着人群,高声说:林晓阳避重就轻,只讲了经济方面的问题,不谈政治问题,还没有深挖灵魂深处的肮脏东西。现在,大家对他进行帮助。
  牛照辉第一个站起来发言:林晓阳干活很行,就是骄傲自大,平时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打谁就打谁,长年工班的男家属没有一个不怕他的。他思想上有反动情绪,写过反动诗词和反动电影剧本。
  徐福宝站起来:林晓阳有点文化不用在正道上,却去干坏事。让他坦白交待改了多少次,贪污公家多少窝窝头。
  张春栽问林晓阳:你们成立读书班是谁发起的?
  林晓阳:是我。
  张春栽:戴反革命帽子的王殿奎是怎么进去的?
  林晓阳:他有时和我互相借书看,办读书班时,是他请示陈股长批准的。
  张春栽:有没有批文?
  林晓阳:什么叫批文?
  张春栽大声说:林晓阳电影剧本都会写,什么是批文却不懂?我看他是装糊涂。大家注意听,我念林晓阳日记本上的一首五言诗给大家听:“生命诚可贵/皇权价更高/若为民主故/两者皆可抛。”他这是对毛主席对党对社会主义制度发泄不满。
  一个就业人员站起来:这首诗词太反动了,让他好好交待是谁挑唆他写的。
  张春栽:大家再听“流水因险阻而起浪花/爱情经波折而试真假。”
  会场上发出几个女孩子的笑声。杨春武、章素美都没有笑,他俩为同学遭此不测而深怀同情。
  张春栽眉飞色舞:大家说,他在想什么?他在追求资产阶级的腐朽爱情。他带着几个人私自搞什么读书班,目的是什么?我们要继续追查下去。现在有两顶帽子拿在人民手里,一顶是反革命分子,一顶是坏分子,这就要看林晓阳是戴一顶还是戴两顶,还是两顶都不戴。大家继续发言!
  一个又一个人举手。林晓阳坐在那儿,委屈和恐惧充塞着他的心他的眼睛,他不时看一眼发言人的表情、嘴脸。
  斗争会开到半夜,张春栽最后宣布:撤销林晓阳男长年工班班长职务,改由牛照辉兼任。
  散会后,牛照辉很得意(牛照辉,画外音):女长年工班今后没有哪个女孩敢喜欢林晓阳了。(画外音停)
  69
  场部办公室。日,内/外。
  刨花生任务完成后,张春栽在一分场场部干部政治学习会上忽然发表意见:林晓阳犯了很严重的错误,写反动诗词,应该给他戴反革命分子帽子。
  竹秀云第一个发言:去年在黄河堤工地上,林晓阳一天推出27立方土,创造了艮土县最高记录,场部还给他发了“劳动模范奖状”,因为写了点有情绪的小诗就戴反革命帽子,太过分了。
  场长语重心长地说:对任何一个青年,都要做到重在教育,尽量不往阶级敌人阵线里推,多一个反革命分子,对党对人民没有益处。
  陈股长也发言:场长说得对,以教育为主。
  没有人附议张春栽的建议,会议结束后,张春栽悻悻地走出办公室。
  70
  男长年工班活动室。一九六六年春。日/内。
  下雨了,不能出工。长年工班的男女青年们在开会学习。大炕上坐了七八个人,屋里小板凳上坐了二十几个人,挤得迈不开腿。
  牛照辉:团总支书记给了我几张报纸,叫我们三个班在一起学习社论。下面,请咱们的才子林晓阳先读一段吧!
  牛照辉笑着将报纸递给林晓阳。
  林晓阳接过报纸先不念,却从身上掏出一张信纸,对大家说:读报之前,我想读一封信,这是我给党中央和毛主席写的,反映我们这些五类子女追求进步又十分苦闷的心情,如果大家同意我的观点就签名寄出去。
  白大贵第一个响应:行,念给大家听听。
  大家七言八语:念,念吧!
  林晓阳沉了沉气,朗声念道:
  敬爱的毛主席!敬爱的党中央!
  我们是一群生活在农场的黑五类人员子女。多年来我们不怕苦不怕累,干最重最脏的活,拿最少最低的工资。“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这些道理我们都懂,可我们总觉得党像晚娘一样对待我们。至少在农场:参军不要我们,招工不要我们,入团入党更没我们的份。我们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接受的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教育,我们的内心充满了热爱祖国的情怀。我们请求党给我们一个追求进步,追求前途的公平起跑线。敬爱的毛主席!敬爱的党中央!我们不愿做 “黑五类子女”,更不愿我们的下一代是 “黑五类的孙子女”……
  黄土农场一分场黑五类子女共同签名:
  一九六六年三月二十九日
  (画外音):章素美哇地一声哭了,这个孤单无助的富农成份的女孩子,多年来的委曲、伤心、压抑的情怀全让林晓阳宣泄出来了。她流着泪十分感激的看着林晓阳。姑娘们都流出了热泪。小伙子们也深深地被感动。他们原本对人生美好幸福的追求,他们心中的悲哀和期望被林晓阳真实地说出来了。场面十分感人。(画外音停)
  杨春武站起来大声说:我建议把这封信送到总场党委去,给毛主席直接寄信,恐怕寄不出去。
  牛照辉插言:这样的信根本寄不出去,邮局肯定要送到公安局检查。
  白大贵:送总场孙场长那儿最好,孙场长兼任省劳改局副局长。
  一个大男孩:对,叫牛班长去送,牛班长认识孙场长。
  林晓阳:同意的,请在上面签名。
  白大贵第一个在信上签了名,章素美第二个签了名,杨春武第三个签了名,大家纷纷抢着签名,不一会,所有在场的人都郑重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牛照辉:是不是把‘晚娘’两个字去掉好些?
  章素美高声:‘晚娘’两个字的意思表达的很确切。
  一个姑娘:是的,我们就像没有亲娘的孩子,就这样写,怕什么。

相关热词搜索:上集梦想

上一篇:《梦想之歌》——上集(十)
下一篇:《梦想之歌》——上集(十二)

潜江市知识产权协会??版权所有??鄂ICP备15007408号-1 ? ? ??

服务热线:0728-6292013? ? 13385200358? ? ? ? ? ? 13593902976 ? ? ?

地址:湖北省潜江市园林南路特8号 ? ? ?电子邮箱:1035034947@qq.com ? ? ? ? ? ? ? ? ? ? ? ?
?